牙刷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刷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俄罗斯胡闹狂赚卢布二千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47:00 阅读: 来源:牙刷套厂家

初闯莫斯科,我差点论文乞丐

2006年初,毕业于名牌大学的我,因不满足微薄的收入,依仗自己的俄语学得不错,就去了莫斯科投奔我的一位堂叔父。堂叔父早年留学莫斯科,在那里娶了一位美丽的俄罗斯姑娘做妻子,如今已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副总了。但是,他对我的投奔显得很冷淡,拒绝我到他所在的公司谋事,给了我一点小钱叫我自找出路。

对于学文史专业的我来说,在经济并不景气、社会两极分化严重的俄罗斯找份工作,真比登天还难。弹尽粮绝之后,我只有到车站当搬运工,到垃圾场拾破烂……但我并没有灰心,我做梦都在祈盼着转机的出现。

2006年5月,莫斯科迎来了难得暖和的日子,那天早上,我意外地拾到了一大麻袋易拉罐,正扛往废品站的途中,却被三个乞丐打劫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我把自己的遭遇写在一张大白纸上,用石子压住四角,然后坐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我并不是想乞讨,我只想引起他们的怜悯,希望他们的世界能接受我。

果然,我的这一举动吸引了许多人的好奇心。他们都围了上来,但仅仅观望一下而已,之后纷纷摇头走了。有人这样议论“这年头无奇不有,装乞丐,看他那样子装得像吗?”

正当我沮丧到了极点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优美的旋律。一个胡须遮住了大半边脸,满身都是油污的跛脚乞丐坐在我的附近吹箫。他一边吹,一边不停地向我靠拢。我正准备起身离开,他却一把揪住了我,用眼神示意我坐下。我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虽然并没有太多人围拢上来,但人们只要一路过这里都要驻足观看,一张张钞票就时不时地飞落到他的瓦罐里。我也可以画点画拿到大街上换钱呀!干嘛要向人诉苦?我的水平虽然还很业余,但地摊水平还是够得着的。

随着瓦罐里的钱越装越多,跛脚乞丐有些得意忘形了,他起身伸懒腰。这时,人群里就有人大喊了一声:“他不是瘸子,他是个骗子!”

这还了得!谁容得下在大街上公然欺骗公众的行径?许多人都围了过来,向跛脚乞丐扔着石子。跛脚乞丐见势不妙,倒出瓦罐里的钱,给我扔了几张,其余的都撒出去了。然后,拔腿就跑。他真的不是瘸子,马路上还有一辆银白色的小轿车在等着他。

原来遇上了乞丐大款!谁见了他们不义愤填膺?我怕自己还没有行乞就被人误以为是乞丐大款而遭打,便断了摆地摊卖画求生的念头,便又开始东奔西走,最终在大街上当起了卖报的小贩。

俄罗斯有个怪:大款喜欢扮乞丐

一天,我正在红场火车站附近扯破嗓门叫得昏头转向的时候,突然,一辆银白色的小轿车“嘎”地急刹在我面前,车内钻出一位西装革履,长着茂密胡子的汉子,拍着我的肩膀说:“老朋友,怎么又玩起了这个?来来来,咱俩互相交流交流如何?”

这家伙竟是那天吹箫的跛脚乞丐。但不是乞丐大款,而是大款乞丐——一家知名品牌企业的大老板!他当乞丐纯粹是追求刺激,他以为我也是同他一样。据他讲,在莫斯科,像他这样的大款乞丐还很多。他们平时在生意场上兜转,成天把脑袋绷得紧紧的。由于长时间的紧张、劳累,许多人都想放松自己,歌舞餐厅、卡拉OK、保龄球游泳池俱乐部什么的,都玩腻了。辛苦打拼了十几年,名车、别墅、钻石、美女也有了,他们就开始另寻新乐子,把自己装扮成乞丐疯上一把。

这位大款名叫科尔扎夫,四十岁出头,祖籍乌克兰,他说他父亲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来过中国支援新兴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所以我们聊得十分投缘,他一再要求我能同他一起合作,每月1万卢布的高薪聘请我给他当行乞时的玩伴。我们在游戏中装扮得越像,行乞的金额越多,他给我的额外奖金就越高。当然,科尔扎夫的目的就是要我全情投入陪他玩得尽兴,他并不在乎能乞讨多少钱,他每年都会腾出一大笔钱来支助俄罗斯社会的福利事业。

我们除了经常活动在车站、码头、广场和天桥,还会到郊外的小镇上,像江湖艺人那样穿行在市井之中竭尽所能展示才艺,他吹萧我作画,配合得丝丝入扣,有时,我们还会装扮成父子、兄弟,也有时通过化妆整容演变成父女、母子,还有时纯粹就是瞎子、聋子或者傻子。开始,我以为不管从事什么行业,只要能赚到钱就行。但时间久了,我就觉得自己仅仅是给有钱人做了玩伴或者行乐的工具,在拿钱的时候,内心不禁涌起了淡淡的失落。

发现商机,我立即创办“胡闹”公司

俄罗斯虽然贫民较多,但它的上流社会,却已经接受了这一新兴的社会现状。我何不顺应这种社会潮流,抓住机遇,来赚这些大款的钱。跟科尔扎夫相处久了,我发现许多大款在装扮乞丐到处胡闹时都会不惜重金聘请好莱坞的专业化妆师为他们精心打扮,还有戏剧学院表演系的资深讲师来教他们学习乞丐的举止。他们每一次行动耗资都在1万5千卢布以上。如果成立一个“胡闹”公司,把那些好莱坞的专业化妆师和戏剧学院的讲师聘请到公司里来,专门培训“大款乞丐”,不是能从那些大款们那里赚很多钱吗?如果成功了的话,我就由大款的玩伴变成了他们的策划者,那种感觉真好!我把这一想法告诉了科尔扎夫,他惊奇地望着我好一阵后,才竖起了大拇指说:“聪明!聪明!我父亲早就说过,你们中国人每一根神经里都充满了智慧!”

但一个一文不名的打工仔,要想在莫斯科创建一个公司,而且是供有钱人玩乐的公司,那该要有多少钱来垫资啊!且不说租高档的房屋、办营业执照,买各种设备,就连那些架子和派头很大的化妆师和讲师,每月工资至少都要在8万卢布以上!刚开始,我至少要有300万卢布来作周转资金。我向科尔扎夫提出过,并撰写了创建胡闹公司的五万余字的可行性报告,还以自己的性命担保,说只要他能贷款给我,我愿支付银行两倍以上的利息。他却淡淡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年轻人,你的想法是不错,纸上谈兵又有何用?在这个圈子里有谁能承认你、相信你、你的客源在哪里?”

科尔扎夫的话给了我致命一击,那段时间,我夜不能寐。后来,我又开始查阅世界商界奇人传记,直到我读到20世纪初美国石油大亨波尔格德的故事,不禁眼前一亮:

波尔格德的父亲是个石油企业家,他刚从英国来到美国闯荡时,恰逢俄克拉荷马州有一口石油矿井正在招标。当时,参加投标的企业很多,竞争异常激烈。波尔格德根本就不具备那种竞争实力,但他却想出了一条妙计。投标那天,他穿着一身十分华贵的衣服,并出重金请来了几位著名的银行家,同他一起前往。到了会场,波尔格德显得气宇非凡,志在必得的样子,加上他身边有著名的银行家相伴,致使在场的企业家都把目光投聚到了他的身上。那些准备在投标中一决胜负的投标者觉得他本身就是石油企业家的儿子,现在又有银行家作他的“后盾”,底气一下子少了大截。许多人不战自败,离开了投标会场,留下的也只是想看个热闹,根本不敢参与竞标。结果,波尔格德轻而易举地中标了,以最低的价钱获取了这口油井的开采权。我恍然大悟,科尔扎夫本身就是莫斯科商界的一个巨头,我为什

么不可以仿效波尔格德,借助他来为自己造市扬名呢?

主意打定,我就去找到科尔扎夫。科尔扎夫想了想,就答应了。具体做法是把他所认识的商界名流和一些银行家一一统计起来,每人发送一张请帖,请到一家五星级的大酒店开一个盛大的酒会,只借他的名义,所有费用还是由我出。酒会上,我一身盛装,同科尔扎夫一起向来宾敬酒。科尔扎夫向各位来宾介绍:“这是我最亲密的中国兄弟,请多多关照。”等大家兴致最高的时候,我高举麦克风用一口流利的俄语说出自己要在科尔扎夫的支持下,创建一个“胡闹”公司为大家服务,并阐述了建立“胡闹”公司的种种妙处和一系列的操作程序。大款们听了,无不拍手叫绝!第二天,就有不少大款打电话来咨询我的胡闹公司到底什么时候成立;一些银行家也打电话来说需要他们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不知从那里走漏了消息,有几位好莱坞的大牌化妆师还亲自找上门来……这时,科尔扎夫一拳砸在我的胸口上说:“好小子,你是这个世界上惟一能利用我的人!”科尔扎夫称我是“具有非凡商业头脑的人”,一下子就从他的账上给我划出了500万卢布,说要办就要办出色,不要扫了他的脸面。

经过20多天的筹备,2007年5月中旬,我的“胡闹公司”在莫斯科挂牌成立。由于要借科尔扎夫的影响,我一再请求科尔扎夫兼任董事长,我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开业那天,我还宴请了莫斯科各大媒体的记者。第二天,莫斯科全城都在议论一个中国小伙出任俄罗斯首家“胡闹”公司总经理的新闻。

玩转款界,我疯赚卢布二千万

公司成立后,生意很不错,我仅用两个月时间就还清了科尔扎夫500万卢布的债务,科尔扎夫声称我已经创造了莫斯科商业界的一个神话!为了感谢他对我的支持,我给了他银行两倍的利息,聘请他为名誉董事长兼总顾问,发工资给他。

没多久,各种“胡闹公司”就像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我只有提供更好的服务,才能够留住客源。一次,有个曾经当过流浪汉的暴发户,一扮成乞丐就有了种回到过去的感觉,现实的反差使他激动得嚎声大哭,他脱下皮帽皮袍赤裸着上身在大街上又唱又跳,引起了十多个真正乞丐的嫉妒,他们以为暴发户乞丐要抢他们的地盘,一哄而上对这个暴发户又撕又咬,还差点闹出了人命案。这件事在报上披露以后,大款们既欣赏又担心。欣赏的是我公司的实力,担心的是他们生命的安全。为此,我就在报上发表声明说,我已经雇佣了一批警察混在他们周围暗中保护他们。

不过,也不能只顾眼前利益而对他人和社会不负责任。比如,有家胡闹公司采取不正当竞争手段煽动客户卷入一种危险的游戏,在游戏中不光出卖色相还扮演杀人犯,到最后,因为搞不清现实和游戏的区别而导致精神崩溃,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这家胡闹公司遭到了查封,其他有几家存在类似问题的胡闹公司也被停业整顿。所以,“胡闹”并不等于违背社会公德和法律想闹就闹,这只是俄罗斯大款们寻求自娱,解脱精神负担而推行的一种比较另类的游戏。

2009年3月,在各种胡闹公司竞争白炽化时,我选择了退出,带着我在莫斯科开“胡闹公司”近两年时间所赚取的二千多万卢布,回到家乡成都。目前,我打算创办一所现代化外语学院,我要培养出许许多多可以到世界各国去发展的人才,让他们放眼全球,挖掘到更多的商机,赚回更多的英镑、美元、卢布、马克……来建设自己的祖国。通过我在俄罗斯的这段非常经历,我切切实实地感觉到:只要你的智慧存在,商机就无处不在!说不准,三五年后,我照样可以在国内赚取人民币二千万!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