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刷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刷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阜阳夜话之电影院-(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37:26 阅读: 来源:牙刷套厂家

阜阳,是安徽北部的一座小城市,地处平原,自古以来便人烟兴旺,出了不少名人名事,见证了数不清的历史。虽然阜阳没有和平遥古城一样驰名中外,但毫无疑问,它也是一位被时光遗忘的老人。

这片土地经过千年的风霜洗礼后,留下了很多封建和迷信。很多野史怪谈,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口口相传,保留了下来。而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阜阳人,对于那些灵异怪异的事情,更是如数家珍。

我接下来要跟大家说的这个小故事,就是来自阜阳。

在我刚上初中的那年,离我学校五百多米远的电影院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时还是十年前,这座电影院是我们这个小城里唯一的一家,不像现在,电影院是年轻情侣们新的游玩场所。在当时,由于技术和设施的落后,盗版的盛行,几乎没有人去电影院里面看电影。就算是周末,电影院里面的人也寥寥无几。

所幸,由于电影院里舞台修的比较大,所以有时候,电影院隔几个月就会举办一些大型活动,如文艺晚会,歌功颂德的演讲报告之类的。有时候,外地的马戏团也会选择来这里表演。

不过,大部分时间里,电影院里还是冷冷清清。在下班没人的时候,前面的舞台就会被一条从上面垂下来的幕布给挡住,等有活动的时候,再将这块幕布徐徐拉开,

而这,也就是这件怪事的起源。

平常,晚上工作人员下班后,就只有门口的保安留下守夜。由于当时电影院的经济效应不好,所以保安张大爷也就顺带兼职了保洁人员。晚上关门后,张大爷先是在电影院内简单打扫一下卫生,然后再去门口的保安室里呼呼大睡。

每天都是如此。

一直到了这天晚上。

一场热闹非凡的文艺演出过后,人们早已散去。张大爷拿着他的蛇皮袋和铁夹子,先把观众席里的塑料瓶和铝罐都夹到了袋子里面,然后拿起扫把打扫起来。

工作人员们也陆续下班了,大幕被拉上,电影院里逐渐由嘈杂变得安静起来,等张大爷从最后一排座位扫到台前时,发现电影院里就剩他一个人了。

张大爷直起身,揉了揉弯得酸痛的老腰,一屁股坐在了舞台边缘,打算先歇息一下,再回保安室。他掏出一支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看着对面空荡荡的观众席发呆。

香烟还没有吸两口,张大爷就听见了一声咳嗽的声音,不是很大声,但在这安静的电影院内却听得清清楚楚。

张大爷愣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正当他吐出烟雾时,又有一声咳嗽传来。这次的声音更大了,张大爷确定,这不是老鼠或者其他东西发出的声音。

确实有人在咳嗽,他借着电影院里昏暗的灯光,向观众席里看去,看了半天,并没有发现有人。

这时,又传来了一声咳嗽。

这声音来自背后。

张大爷回头,背后是一块红色的幕布,他看不见幕布后面的东西。但是,当他低下头,却发现了在幕布和地板中间的缝隙中,有一双高跟鞋。虽然只能看见鞋子和脚背,但毫无疑问,幕布后面站了个人。

“谁啊?”张大爷朝着幕布喊了一句,那人并没有说话,也不咳嗽了。

“下班了,快走吧!”张大爷也没有掀开幕布,说了一句话后便又转过头,抽着还剩半截的香烟。

过了大概两分钟,张大爷捻灭了烟头,站起身,拍拍屁股,准备回到保安室,没走两步,他感觉到不对劲。

“不对啊,”他心想,“我叫那人离开,怎么没有听见高跟鞋的声音呢?”

他向后一看,果然,那双穿着高跟鞋的脚还站在原地,奇怪的是,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双皮鞋。

那两人也不说话,就站在幕布后面,鞋尖都朝着张大爷,仿佛在隔着幕布,幽幽地看着张大爷。

“怎么变两个人了?”张大爷这时才开始感到奇怪,还带有一丝丝的恐惧。

刚才他只是以为工作人员没有走,现在他不那么认为了。

“哎!”张大爷冲着红色的幕布喊了一声,希望能得到那两个人的回应,但是过了好一会儿,幕布另一边的两人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甚至他们的脚也没有动一下,像钉在了地板上一样,笔直地站在那里。

张大爷这回也有点不耐烦了,跨步走上了舞台,从中间一下子撩开了幕布。

幕布后面空无一物,两人突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张大爷走到幕布后面,打开了手电,什么都没有照见。他又四下照了一照,确实没有人,难道是小偷吗?

也不对,这破地方有什么好偷的,再说了,是小偷的话不去偷东西,傻站在这干什么?

“什么玩意儿?”张大爷嘴里嘟囔着,转身打算回去。

他回头却发现,被他拉开的幕布,不知又被谁拉上了,而在他刚才进来的另外一边,地板和幕布的空隙中,出现了刚才他看到的皮鞋和高跟鞋。

张大爷这次彻底呆住了,他不知道到该怎么办。虽然平日里,他会对那些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嗤之以鼻,听见别人讨论鬼怪时,也会嘲笑他们信一些牛鬼蛇神,子虚乌有的东西。

但是,在张大爷内心深处,对这些事情都保持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今夜这件怪事,让张大爷觉得也许真的是脏东西在作祟。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对面的两双脚一动不动,张大爷也不敢再有其他动作,只是呆站在那里,拿着手电筒,照射在地上。

僵持了一会儿,张大爷感到头上已经有细细的汗珠渗了出来,而对面的那两双脚还是纹丝不动。

继续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在那个年代,大街上经常有看完了古惑仔后热血沸腾,一天到晚都在打架的不良少年,再加上此地民风彪悍,暴力事件层出不穷,所以每个保安身上,至少都带着一把警棍,或者甩棍之类的防身用具。

就在此时,张大爷想起在自己的腰间,还别了一把甩棍,正好可以排上用场。他打定主意,从腰间慢慢抽出了甩棍,接着,用力向下一甩。

“哗”的一声,精钢的甩棍甩出三节,足有成年人手臂的长短。

张大爷深吸一口气,右手持棍,左手用手电照着那块幕布,在强光的照射下,隔着幕布,他似乎能看见对面两人的轮廓,一男一女,并排站着,纹丝不动。

张大爷慢慢地向前挪着脚步,眼看着离幕布越来越近,他鼓足气,大喊一声,“对面的两位,是人是鬼招呼一声,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对方并没有回应,仍是站在那里。

张大爷大吼了一句脏话后,便一个箭步向前,用劲全身所有力气,一棍扫了过去。

甩棍打在幕布上,并没有打到任何实物,张大爷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向前倾倒,穿过中间的幕布,直接摔在了舞台上趴着。

自己真的打空了?

张大爷趴在地上,半天不能缓过神来。

此时的张大爷,一半身子在幕布前,一半身子在幕布后,四仰八叉趴在地上,狼狈不堪。

正当他想站起来时,幕后突然伸出了一双手,抓住他的脚脖子,紧接着,另外一只脚脖子也被一双手给牢牢扼住,并且向后拉去,试图把他给拖到幕布后面。

张大爷这时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哇哇大叫起来,他不敢再向后看,两只手拼命地向前扒拉着,奋力想挣脱后面的拖曳。

两双手还在用力,张大爷甚至感觉到一股寒气透过了他的裤腿,像烙印一样从脚脖子扩散到他的全身。

他开始打起冷颤,全身也越来越麻,终于,张大爷昏死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来交接班的另一个保安,在凌晨到保安室没有找到张大爷,却听见了电影院内有很大动静,等他打开电影院的门时,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到报警……

昏暗的观众席前,大幕已经被拉开,张大爷正躺在舞台的中央,浑身抽搐,二楼的灯光全部打在他毫无血色的脸上。音响被开到最大,放出的尽是一些女子夸张的笑声,和男子稀奇古怪的低语,让眼前的这个场面更加诡异。

后来,派出所派人来调查,也没查出个所以然。张大爷的身体也没出什么大毛病,再后来,张大爷辞职不干了,整天就在家里看电视,要么在门口晒太阳,逗一逗自家的小猫,从不与人说起这段历史,也没人知道他昏过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这个故事,也被编成各种版本,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人说,就算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张大爷也穿着长裤,因为他脚腕上有一块黑色的手印,别人一看见就做噩梦。也有人说,很久以前的这个电影院里,一男一女在里面亲热,结果被判了流氓罪,枪毙了。甚至更有人说,在晚上的时候,电影院里面还会有男女窃窃私语的声音。

不管电影院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不管这件事曾经引起多少轰动,现在也如同过眼云烟一般无人问津。

光伏逆变器多少钱回收阳光逆变器多少钱回收

石斛花图片欢迎来电洽谈

叶颖华针灸培训贵阳特价叶一针疗法

清溪硬盘废品废料回收

江门市蓬江区做标书的公司代做标书收费标准

成都甲级防火玻璃门想了解的点击进入

米林工地洗车机联系地址

东莞大岭山电子脚上门收购

东风3吨洒水道路清扫车价格